EN [退出]
无间道1完整版>中国新闻

_陕西贫困县全民招商 各部门轮流陪酒官员得胃炎

2017-10-18 20:54

每到年末,吴应政就下意识地开始焦虑。

他是陕西省岚皋县考核办主任。该县位于陕西南部,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。

11月16日,吴应政在饭桌上见到县招商局局长王彬,“你得抓紧啊,招商上个月在市里的排名靠后啊。”王彬回答说:“不用你催,我比你还急。”

连老天爷也让人着急。初冬的秦巴大地阴雨连绵,令人担心这样的天气会影响工程项目的进度。吴应政如同一位絮絮叨叨的监工,见了谁都要催进度。

吴应政的工作,说通俗点,就是负责排名:一个是本县在市里的排名,另一个是本县下辖各乡镇及部门在县里的排名。前10个月,岚皋在安康市的排名不尽人意。

11月25日,岚皋县召开考核推进大会。县长周康成说,目前各项数据的落实已经到了关键时期,各部门尤其是排名靠后的部门,要抓住有效时间,采取超常规措施,确保任务全面超额完成。

进入年末,各级政府对官员的考核渐入尾声,中国的官员群体开始表现出一种集体焦虑。在岚皋这个没有多少发展资源的山区小县,这种情绪表现得尤为明显。

年终冲刺

11月15日,吴应政又收到一份督察通知。进入11月,这样的通知已经收到好几份了。

但这次非同寻常。不仅督查的时间很长,要一直延续到今年年底,规模也非常庞大:5位县级领导带队,组成5个督查小组,成员包括20多位科级干部。督查的主要内容是:省对县域经济、市对县年度考核指标的落实情况,查找存在的欠账和不足;重点项目和工业企业、招商引资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落实情况。

这意味着,针对考核的年终冲刺开始了。

在以上的考核项目中,真正的“大头”有两个,即招商引资和工业项目。正因如此,县招商局局长王彬接到了领导的电话,让他想办法在年底之前“冲一冲”。实际上,今年前10个月里,岚皋县共引进市外资金13.6亿元,已占全年任务的90.7%,比去年全年任务还多了5亿元。可是,由于竞争对手实力更强,尽管岚皋县招商成绩不差,但在安康市的排名仍不理想。

“考核这个事,有时候最难的还不是完成任务,而是争取好的排名。” 吴应政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作为考核办主任,他的工作还得包括打探其他县区指标完成的情况。

关于招商,县政府要求在年终前“加大力度”。对在谈和有意向的项目要“紧盯不放”;对于已经签约的项目,要确定专人负责,“主动帮办、催办、督办”;要加大对投资商的“缠”“磨”“泡”力度。签约并不代表万事大吉,资金要打进银行账户了才能纳入考核,

自从去年出任招商局长以来,王彬的睡眠质量就显著下降。“一天到晚都在想着怎样才能把客人留下来。晚上做梦都在想这事。头特别疼。有时做着做着就感觉自己做不下去了。”

与王彬一样头疼的,还有发改局、经贸局和中小企业局局长。这三个部门主管工业。招商解决的是“落地”问题,但“落地”之后要“生值”,才能有产值和工业增加值,才会有税收,这也是整个考核体系的核心。岚皋县统计局局长吴先儒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在百分制的考核体系里,经济发展占了30分,而工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为60%。

前10个月,涉工部门在向上争取资金方面成效不错,但有些部门还是挨了批。岚皋县发改局副局长沈声华说,县里对涉工部门有一个“环环相扣”的要求:成熟项目抓招商,前期项目抓开工,开工项目抓进度,竣工项目抓投产,投产项目抓提效。

“这一环扣一环,都与考核有关。有招商就有加分,有开工就有消费,有投产就有产值,有销售就有增值。这些都是考核中的得分大户。” 吴应政说。

提拔与摘乌纱帽

截至10月底的一份调查显示,岚皋县各项指标的完成可谓中规中矩,但有几项指标还是不够给力,其中就有一个分值大户:GDP。

在考核标准中,GDP又被细分为总量和增幅两个指标,各占3分。对岚皋县而言,GDP原本是一个有望加分的项目。去年,该县的GDP总量和增幅均超额完成了任务,在安康市的考核中总共获得了18.13分的加分,全市排名第一。

而今年,安康市给岚皋县下达的GDP总量的指标是19亿元,比去年多出了3.2亿元,增幅是20%强。截至9月底,岚皋县完成了12.55亿元,一年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,而任务只完成了三分之二。

除了GDP,岚皋县今年还有两项指标未能跟上进度:一个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另一个是外贸进出口总额。前者2011年的任务是5.8亿元,前10个月只完成了3.9亿元。而在外贸进出口方面,前10个月没有一单生意。这两个指标,在考核体系中各占1分。

岚皋县经济部门的一位官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岚皋地处封闭内陆,外贸进出口本来就微乎其微,但凡有点外贸业务也都交给省里的外贸公司。“我们根本够不着外商。”

就外贸指标一事,吴应政曾和一位县级领导一起,到安康市有关部门理论过。对方松了一个口子:如果全市的指标完成了,省里不扣安康的分,市里就可以对岚皋县网开一面,完不成也不扣分。

岚皋县委副书记、该县年度责任考核领导小组组长陈稳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该县今年的考核目标,是在安康市“争一保三”。

去年全市第一的排名,对岚皋县来说非同小可。此前,该县在市内的最好排名,是在9县1区中排名第五。为此,岚皋县去年从安康市抱走了总共39万元的大奖。

根据规定,干部的考核与单位考核的结果挂钩。单位年度任务的完成情况,在党政一把手个人的考核中占比80%。这两者,再加上党风廉政建设,就是安康市年度考核的“三位一体”。

个人的考核结果,又与个人的升迁挂钩。安康市的考核制度规定,领导干部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的,在选拔任用时予以优先考虑。而考核排在末位的单位,领导班子要写出书面报告,提出限期整改意见;连续排在末位的单位,对领导班子进行适当调整,在岚皋被称为“摘帽帽”。

为了让上述规定有组织保证,各地的考核办主任,通常由当地的一位组织部副部长兼任。吴应政说,这一设置的用意,就是把干部的选拔与考核的结果结合起来。

奖,惩,一票否决

为了完成安康市下达的考核任务,岚皋对下面的乡镇和各个部门,开始“无所不用其极”。最主要的手段有三种:奖励、惩罚与督察。

去年破天荒地拿了一个全市第一后,岚皋县专门拨出预算,对有功的单位和个人论功行赏。首先,给县级领导奖励了近10万元。其次,对省考核中有功的9个部门进行表彰,总共支出奖金8万元。接下来,对市考核中获得加分的单位进行表彰,奖金约17.45万元。

省和市对岚皋县的考核,是两种既有交叉又各有侧重的考核。安康市的目标责任考核,涵盖经济发展、社会发展、资源环境、社会安全以及班子建设等所有的执政领域,共75个指标。省的考核是县域经济社会发展考核,只考核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水平,指标31个。市里的考核每一项都有具体的分值,而省的考核则只对每一个指标进行排名。

岚皋县去年的庆功会,最后表彰的是在该县考核中排名靠前的乡镇和部门。蔺河乡党委书记卢修勇成为最大的赢家,他的单位拿走了10万元的奖金,在各乡镇中名列第一。由于连续5年在乡镇和个人排名中蝉联优秀,卢修勇被提拔为副县级。蔺河乡的乡长也被提拔到另外一个乡镇做党委书记。

岚皋县委副书记陈稳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在干部提拔问题上,该县还有一个与考核有关的奖励措施:正科级干部干满8年,并在考核中连续3年为优秀的,津贴提升1级。

另外,如果乡镇在市考核的指标中获得加分,县里就给予同等分值的加分,并按照每加0.1分奖励1000元的标准进行奖励,其中30%用于奖励主管领导。同时,每加0.1分,就给单位的经费总额增加1%。如果在市里获得加1分及以上,单位主要负责人直接确定为年度优秀。

而如果在考核的指标上造成扣分,则是相反的一种待遇。市里指标每扣0.1分,责任部门就要双倍扣分,单位的经费也会按每扣0.1分削减1%的比例扣减。若造成扣0.5分以上,责任部门的考核就会被确定为“一般”及以下,主要责任人的考核则在“称职”以下。

而如果某地方发生与“维稳”相关的事件,则该地方的考核有可能被“一票否决”。

2009年,岚皋县四季镇发生了一起“非常上访”事件:一位陕西省副省长在当地考察时,一位农民在半道上“拦路喊冤”。于是,当年该镇的考核就被“一票否决”,没合格。此后,该镇对信访的管控力度加大,几个“老上访户”被严密关注。

《岚皋县信访考核办法》规定,凡发生进京集体上访的,以及在重大活动期间发生集体越级上访的,年度考核实行“一票否决”。该《考核办法》要求,要严格执行县、乡、村齐抓共管的“三级联防”。

岚皋县一位受访的县级领导认为,“摘帽”并非考核的本意。若有人在考核中拉了后腿,其造成的损失远非“摘帽”所能补偿。“把你一个人免了,算什么!考核一是事关岚皋的形象,二是事关向上级争取项目、争取资金。此外,还会影响其他官员的政治前程。”

“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,还得连累你的家人、你的朋友。现在当公务员,也是一个高危的职业。”吴应政说。

吴应政与考核结果之间的关系,也是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。去年岚皋县在安康市拿了个第一,县考核办也在县级部门考核中拿了个优秀。

为了使考核达标,督察就变得非常重要。岚皋县委、县政府督查办主任许孝奎就在吴应政的隔壁,与考核办是两块牌子、一套人马。“这样设计的初衷是:考核办一旦发现哪个指标落下了,就可以由督查室出面,追查原因,并责令解决。”许孝奎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

如果督察的力度不够,还可以请纪委和监察局出面,进行效能问责。今年,针对考核一事,岚皋县纪委书记唐培安已经主持召开了两次会议。纪委的介入,背后的威慑意义不言而喻。“纪委书记上手了,大家就要掂量掂量这个分量。”吴应政说。

纪委介入的程序通常是:先开会,再打招呼,如果还不行,就会单个谈话,“到底还想不想搞啊?”这一过程,被岚皋县的干部称为“亮剑”。

全民招商

对于一个地处偏僻、资源有限的小县城,要完成这些逐年提升的指标,并非易事。

招商局局长王彬对此深有体会。在市里的各项指标中,招商引资的地位最为特殊。一方面,囿于地理位置,招商的难度很大;另一方面,在这个缺乏工业传统的地区,离开了招商引资,很多的指标都无从谈起。

去年10月份,岚皋县召开了一次村以上干部参加的会议,号召全民招商,并提出了一个口号:“引资的是我们的恩人,投资的是我们的亲人,破坏投资环境的是我们的罪人。”岚皋的县级领导率先垂范,每个人每年要完成1000万元的招商任务。

在岚皋县的考核政策中,专门为招商引资规定了一项特权:各乡镇、部门在年度综合考核中,招商引资工作成绩突出(工业项目优先),按类别取第一名直接晋升为优秀等次,不受年度优秀比例限制。这项政策被称为优秀“直通车”。

蔺河乡党委书记卢修勇正是搭上这个“直通车”,直达优秀等次的。他的主要经验,是亲情招商。

最近,卢修勇刚谈成了一笔投资,老板是他的一个表兄弟。此人靠开矿挖煤积累了一些钱,被卢修勇盯上已有几年时间。“他爱好什么,想什么,我都寻思,慢慢都搞清楚了。”

蔺河想做一个蔬菜大棚项目,卢修勇就邀请这位亲戚投资。对方本无这方面的意向,卢修勇就使出了三招:第一,带他去观摩生意不错的同类项目,让他感到有得赚;第二,跟他讲道理:在本地投资,会增加跟本地领导接触的机会,以后办什么事都非常方便;最后,卢把一位退休的镇党委书记请过来,帮这位亲戚做管理。最终,这笔50万元的投资落户蔺河。

岚皋县今年最大的一笔投资项目,也与亲情招商有关。这家来自广东的民营企业,有一个来自岚皋的项目经理,其配偶是县国土局的员工。利用这层关系,岚皋县领导在去年10月邀请该公司的董事长来考察。董事长光临那一天,岚皋县委书记鲁琦、县长周康成驱车60公里前往安康市迎接。

这家企业负责人前后来了四五次。每次过来,县里的主要领导都要作陪。“不光招商局陪,招商局也是个穷单位。各部门轮流坐庄,书记、县长出面作陪。陪到啥程度?喝酒都罩不住了,还得陪。”吴应政说,由于喝酒频繁,他胃炎经常发作。“没办法,喝酒也是工作。”

每年年底,岚皋县都要召开一个在外务工、创业人员的茶话会。其主要功能,就是想借助这些见多识广的人,找到更多招商引资的机会。

但成功率还是太低。王彬说,他一年到头要接待七八十拨考察人员,但真正留下来的不足两成。有个山泉水的项目,水质很好,企业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县里抱很大希望,准备把它做成工业用地。报告都已经写出来了,但最后人家又不来了。“原因有两个,一是本地市场太小,二是走出去的物流成本太高。”

岚皋县里既没有铁路,也没有高速公路,只有一条尚在修建中的二级公路。这条计划明年5月份开通的从岚皋到安康的公路,被岚皋视为一条希望之路。为了这条路,岚皋县在省里做了多年的工作。

自然资源方面,岚皋境内最充沛的资源是水。该县的小水电闻名大西北,但目前已有30多家,基本饱和。在矿产方面,品种多但储量很少。利用当地廉价的小水电,岚皋县近几年建起了几家矿电企业。然而,这些年产值上亿元的项目,在带来产值的同时,也带来了能耗和污染。今年年初,该县的一家企业因为在以租代征的土地上建厂,严重污染当地环境,遭到附近的居民投诉。

岚皋的多位官员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在环保指标日益收紧的大背景下,此类高耗能产业并不是以后发展的方向。

该县的另一个支柱产业鞭炮,则因为安全原因,很难拿到新的生产许可证。

招商局长王彬说,他有时候会有严重的挫败感,“你要请人家,总要有几盘好菜吧。但想来想去,真是想不出几盘菜。”他有时候带着客商到工业园区看,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:“人家外面都7通1平了,我们连3通1平都达不到。都不好意思说是工业园区,只是说就是这块地方。”

县委书记鲁琦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现在岚皋县招商引资的重点,已经转向旅游产业。但他心里清楚,旅游是一个富民不强县的产业,规模小了,对考核于事无补。“要想发挥其带动作用,只能努力做大规模。”

环保困境

近两年,环保问题又给岚皋县的考核“添了堵”。

去年,由于排放超标,岚皋县差点被“一票否决”。在陕西省对岚皋县的县域经济社会发展考核中,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减排两个指标均未完成。按照要求,这两项排放要比上一年有所减少。但在2010年,岚皋县这两项指标均高于2009年,二氧化硫的排放量比2009年高出53.06%。

统计局局长吴先儒和县长周康成一起,到安康市开展危机公关。他们先找到常务副市长,说明超标的原因:前几年岚皋几乎没有工业,耗能的基数非常小,近几年工业稍有起色,指标就一下子窜得很高。副市长说,“这事我不敢做主。”他们又去找市长。经过讨饶式的反复求情,市长最终同意放过一马,但下不为例。吴先儒把市长的签字拿给市考核办,这件事才最终过关。

吴先儒说,在2008年之前,岚皋县的工业基数几乎为零。“但我们不能永远不发展工业。不发展工业,怎么完成考核?可是现在你只要一动,用电的指标就会超。”

在岚皋县的工业结构中,矿电企业占了55%。这种将岚皋境内最丰富的两种资源小水电和矿产结合起来的工业,近3年发展迅猛,先后有20多家矿电企业落户岚皋,产值增加了近一半。但创造高额产值的同时,也带来了高耗能和高污染。2010年,该县的金隆硅业因严重污染环境,遭到当地群众的举报。岚皋县发改局副局长沈声华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这家企业如果全部投产,年产值将超过5个亿,是目前该县工业总产值的一半以上。一些市民抱怨,现在县城的空气质量,以及穿城而过的岚河的水质,明显不如前几年。

为了减排达标,统计局局长吴先儒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“小动作”。省市对能耗的考核有两个指标:一个是万元生产总值能耗,另一个是全社会的能耗。前者容易超标,后者则有较大的回旋余地。他就让电业局想方设法把一部分工业的能耗,转移到全社会的能耗上。“我们这儿小水电比较丰富,丰水期会卖给大网,但枯水期又不够用,要从大网买,这买卖中间会有损耗。我就把这个损耗记在全社会损耗的账上,以减轻工业上的压力。”

吴先儒说,自己对考核指标反复推敲,最终找出了一些“窍门”。“市对县考核的指标有75项,这里面有个得分的权重问题。我要尽量保权重大的,这就需要在指标之间做些调整。”

但这并非长久之计。从长远来看,还是要调整产业结构。当年底减排的压力很大时,就有人提出关停一些耗能项目。吴先儒认为不妥。“这些项目,停一下要损失30万元,以后谁还敢在你这儿投项目!”停掉生活用电的建议也被否决,害怕由此引发社会问题。“最后的出路只有两个:一是改善用电结构,再一个是提高企业的附加值。当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大于用电的增速时,万元GDP能耗的指标就不是问题了。”

但转型谈何容易!“我也想招一些高科技企业,GDP上去了,能耗又下来了,那好得很。但这样的企业,为什么要到我们这儿来?”吴先儒说,目前岚皋所能招到的,大部分是沿海淘汰的产业,这些企业看中的就是岚皋低廉的小水电。“就算是这样的项目,我们也竞争不过湖北、河南等省的平原城市。”

今年4月份,四季镇党委书记赵光贵到山东枣庄拜会一位老板。这是几年前他在另一个乡镇做书记的时候,通过熟人介绍结下的关系。酒过三巡,这位老板跟赵光贵说:“我知道你们招商引资有任务,县里考核你们压力非常大,可是我是个生意人,做生意讲究保值增值。但是在你那儿我能做啥?不说其他,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一块20亩以上的土地?”

这话把赵光贵问住了。四季镇地处山区,平地非常稀缺。征地这一块国家管的非常严,租地就要跟老百姓商量。老百姓要价高,老板给的低。

四季镇位于岚皋县城西南10公里处,是岚皋县生活用水的水源,这对赵光贵也是一个困扰好多工业项目被限制开发。他认为,自己为保护一江清水做出了很大牺牲,但这种牺牲并没有在考核指标中得到体现。在2011年的考核指标中,四季镇招商引资的任务是:包装策划10个项目,推荐成功1个,到位资金600万元。这些指标让赵光贵夜不能寐。

县里在选择项目地时的亲疏远近,也会使得考核的天平发生倾斜。比如县里争取了两个项目,不可能15个乡镇平摊,只能放在一两个乡镇。而放在哪个地方,这个地方的投资、产值就都上去了。“一般来说,这些项目会放在交通方便、领导经常去看的地方。”赵光贵说。

吴应政曾经说过一句话,在官员圈内广为流传:“我们有15个乡镇,书记镇长共有30个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36mcq.szielang.cn/society/t20171014_biy8z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18 20:54

91y游戏中心官网充值  天津王智平  光线传媒旗下艺人  qq网页登陆登录入口  金家王朝还能走多远  江苏卫视直播回看今天  亮剑2铁血军魂全集  时尚婚纱专卖破解版  安康学院图书馆在哪里  影音先锋av色情撸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陕西贫困县全民招商 各部门轮流陪酒官员得胃炎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霍比特人3免费观看完整_越南河内2025年禁摩托车 百姓如何出行成难题